解读三大球体能问题 为何关键时刻总是跟不上?

“三从一大”曾是中国体育界旗帜性的口号。在一段时间里,中国体育各项目取得了爆发式的突破,“三从一大”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体育规律性的总结。先后登上世界之巅的中国女排、乒乓球、羽毛球、举重、射击莫不如此。

但随着职业联赛的普及,“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逐渐被“一周双赛”,甚至“一周三赛”的“以赛代练”所取代,“大运动量训练”也不知不觉中变成恢复性和针对性训练。中国体育的旗帜性口号“三从一大”处于“欲提不得、欲罢不能”的尴尬。

“大运动量训练”甚至还成了某种反面典型。曾经的女子100米全国纪录保持者姜玉民练到膝盖水肿、曾经的男子三级跳当年排名第三的田兆钟因伤提前退役、举重世界纪录创造者陈镜开伤至脊椎被医生宣判“运动生涯的死刑”接下来是另一个带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口号“轻伤不下火线”。多年后,姜玉民和田兆钟都语重心长的告诫要科学训练:“别把很有前途的年轻人练废了”

什么是“大运动量训练”?时间长,大重量?网上搜“三从一大”,一个典型故事是讲王宝泉率天津女排5连冠,每天练8小时的艰辛但后来的故事是,天津很多队员练伤了,连王宝泉本人也在出任国家队教练时“工作量太大”而引病告退。听说某个很有前途的女孩新秀被地方队教练屡屡施以“大重量深蹲”,该项目管理中心负责人之痛心疾首溢于言表。

“三从”最早是中国军人的训练口号,1961年由郭兴福首创,也称“郭兴福训练法”,曾掀起过全军大练兵热潮,后被推广至全国各个行业。“大运动量训练”被认为来自前苏联的体育训练体系,“大重量”是精髓。

与“三从一大”口号渐弱同时发生的一个现象,是“大重量缺失”。如果说“大重量训练”的弊病是造成很多伤病,那么“大重量缺失”带来的则是“软骨病”和“弱不禁风”。据记者对三大球各级球队的粗浅了解,现几乎没有大重量的深蹲和卧推(上下肢力量)训练,只是中小力量和组合器械的个性化恢复性训练。就像一辆新车,没有最大强度的拉伸,根本挖掘不出车的潜力。速度和力量都需要少年时培养、年轻时达到顶峰,然后一直保持。没挖掘出速度和力量的潜力,同样是练废了。为什么要强调“大重量”?力量还能产生速度。

中国三大球中缺力量、速度的例子太多了。U22国足对阵马拉维,又上演被对手一个加速,转身慢、速度慢的后卫只能望球兴叹的“悲剧”。恒大几名后卫被武里南联队加纳黑小子很远处启动瞬间甩在身后,被全北现代前锋10米内超出5米、形成单刀。中国男排历来有“豆芽菜”之形象,发球、扣球皆“太温柔”,就连深蹲达170公斤的“女大力士”王一梅,其卧推不到100公斤,也被专家人士称为“缺练”。因为按照规律,卧推应与深蹲相当。姚明去NBA前,卧推120公斤,去火箭队恶补至150公斤。少年时力量训练缺失,被认为是姚明频繁受伤的原因之一。一个鲜明的对比是,德甲沃尔夫斯堡60%的训练是体能的力量、速度和柔韧性的,北京国安则是一切训练都围绕着球。

“大运动量训练”和“大重量训练”过时了吗?没有!要看你如何与时俱进,不是一个最大重量,一个部位,瞎练到受伤,而是不同重量不同部位的交替,绝不是没有。

以一个外行记者的“位卑未敢忘忧国”,我已经大声疾呼了很多次要狠抓力量和速度训练了。体能是基础,没有基础,一切都谈不上。

“三从一大”有需要继承之处。当今体坛大力实践科学训练,窃以为,科学训练包含大运动量训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