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周报:球-眼球(图)

古希腊哲人亚里斯多德曾说过,球体是造物主最美的设计。柏拉图的大弟子认为宇宙是由55个同心圆球构成的完美体系,地球位于中心,向外依次为水、空气、火以及天上的星辰,神在宇宙之外,星体的转动是宇宙对神的光辉的回应。现代科学早已推翻了这一宇宙模型,不过球体最美的判断却至今被广泛认同。

在奥运会的巨大金字塔里,球类项目也接近塔尖的地位,一枚射击金牌可能会让一个国家快乐一个晚上,但一个大球类项目的冠军却可以制造一场庆祝。1984年,女排在洛杉矶拿到中国奥运史上唯一一次大球冠军的当晚,当时极具理想主义的一代中国青年在广场打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标语。而小如乒乓球者,也曾充当过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钥匙,小球推动地球。

除了是最好的催情工具,大大小小的球体还扮演着比赛指挥的角色,没有人会关注(实际上也无从把握)射击比赛中子弹的飞行轨迹,但球在空中飞翔的弧线却不断制造美妙的视觉享受,从而紧紧抓住了人们的眼球。无论是棒球比赛中时速超过200公里的强棒,还是乒乓球在蓝色球台上的反复摩擦,或者如小鸟般疾飞而过的羽毛球,无不是眼球的聚焦。当眼球在某个闲适的午后遭遇空中飞翔的美妙几何体,心灵便完成了与运动之美的一次亲密接触。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飞过。

然而,在美妙的飞行背后,也掩藏着一场危险的感情谋杀。因为承载了胜负悲喜,球体在空中的滑行在制造视觉美感之外,也爆发出对心灵的撞击。奥运会进行到现在,我们一直忙着披金挂银,但在喜悦的另一边,球场上的悲剧或正剧却一幕幕在上演。羽毛球在空中划出的轨迹从来没有像这个夏日里这么悲伤,中国男队全军覆没;德国人制造的八条美妙弧线枯萎了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红玫瑰;篮球的轨迹永远向上延伸,篮框在上,天堂在上,但中国篮球却似乎又一次向着地下俯冲而去;18日,近来分外容易“骨折”的女排再一次让我们感受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最美妙的运行痕迹出现在棒垒球场上,这个夏日,中国女垒姑娘在雅典湛蓝的天空中一次次刻画着通往幸福彼岸的轨迹。在蓝天白云之下芳草地上,还有曲棍球快乐的身影。这些平时很难与我们的眼球邂逅的线条,正在成为可能点燃一场欢庆盛典的最后火药。 文-李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